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淮散人

相逢何必曾相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聪明难糊涂更难(作者:王载康)(原创)  

2011-04-20 07:00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 开场白

        郑板桥老先生古泰州兴化人也!鄙人今泰州海陵人氏,所说方言也差不多,我就高攀老先生为我的老乡吧!老先生不光做官清正,而且是个名画家,尤擅画竹。他的至理名言:“聪明难,糊涂难,由聪明转糊涂更难。放一着,退一步,当下安心,非图后来福报也!”令今人寻味,也会令后人思索。当然郑先生的糊涂不是真糊涂,他是“难得糊涂”,他当县官对贪官污吏、土豪劣绅一点不糊涂,坚持原则,严厉惩处,不怕丢官!但在非原则问题上他是糊里糊涂。如果大家都能听一听郑板桥先生的话,学一学他的处事方法,有些不该发生的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楔子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

      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出自:明朝作家冯梦龙先生的作品《醒世恒言》第三十四卷:《一文钱小隙造奇冤》,郑板桥先生可能看过老前辈冯梦龙先生的大作,但冯梦龙先生绝对不会知道,郑板桥先生“难得糊涂”的高论,冯梦龙先生的故事是醒世,郑板桥先生的“难得糊涂”是劝世,异工同曲,假设冯梦龙先生作品中的人物,个个知道冯梦龙先生的醒世的用心,熟记郑板桥先生“难得糊涂”的真谛,以下的故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!当今的一分钱与古时候的一文钱,是否等值,我没有考证过。但它们肯定是最小的货币单位,在此我们姑且把它们等同吧! 话说古江西饶州府浮梁县,有个景德镇。景德镇的瓷器至今都很出名,享誉中外!这里住着一户做瓷器的人家,男的叫丘乙大,是做瓷器的好手,拿现代的行话说,就是:瓷器艺术大师,非物质文化艺术传承人!浑家(老婆)杨氏,人长得比较漂亮,善能描画,在瓷器上描画花草人物,栩栩如生。如在当今也可称为美女画家了!当然他(她)们在封建社会根本不会受到重视,丘乙大最多能被称为工匠,而杨氏只能是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历史长河中,永远无人知道,画匠都称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贪玩儿买椒攧钱   美女母一文生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闲话少说,言归正传,丘乙大和杨氏生有一子,名叫长儿,年纪已有十四岁,资性愚鲁,还没有学会手艺,只是贪玩。一天杨氏肚子疼,想椒汤吃,把一文钱教长儿到市上买点椒。长儿如果是个聪明孩子,知道妈妈肚子疼,就应该买了椒赶紧回家。哪知,他遇到邻居刘三旺的儿子刘再旺,就玩起了攧钱,(古代儿童玩的一种游戏,当今50年代也有儿童玩。)每人出一文钱,向下攧,掉下来,如果两文钱都是有字的一面,扔的人赢钱。长儿连赢了再旺十二文钱,哪知?!后来连连输钱,连买椒的一文钱,也输光了,长儿想向再旺借一分(文)钱买椒,赌钱之前,再旺是同意长儿,如果长儿输光了钱,借一文钱给长儿买椒的,现在再旺连一文钱也不肯借,长儿无法向母亲交代,一急之下,两人就打起来了!此时美女画家杨氏,肚子不疼了,心想:这个贪玩的长儿怎么买椒还没有回来?我现在肚子不疼了,出去找他回来,如果椒没有买到,就不买了,可以节约一文钱。刚一出门,就看到自己的儿子和邻居的儿子再旺扭打在一起,长儿看到妈妈来了,立即告状,说再旺将他买椒的一文钱给夺走了,再旺说,一文钱是长儿攧钱输给我的,不是夺的。如果此时,美女画家杨氏“难得糊涂”一点,不去计较这一分钱,,就不会惹下一场大祸,正是:“事不三思终有悔,人能百忍自无忧。”杨氏听了儿子的话,怒气冲天,打了再旺,还骂了再旺是“野种”等等一些难听的话,长儿乘机抢了再旺六七文钱。再旺哭哭啼啼,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泼辣妇骂街毁誉    愚蠢夫逼妻自尽

        再旺哭哭啼啼回到家,母亲孙大娘,平时最疼爱儿子,处处护短,这孙氏是街坊有名的泼辣妇,相骂起来,一连骂十来日也不口干,人称绰板妇。孙氏听儿子加油添醋,前前后后的一说,立即暴跳如雷,冲到美女画家的门前,不负责任的乱骂一通,引来了左右邻居,以及过路人等。古代骂女人最毒的就是“偷汉子”,这个孙大娘,一声“泼妇”,一声“淫妇”,骂一个路绝人稀,美女画家杨氏不敢应战,孙泼妇太厉害,杨氏紧关门,在家怪长儿不好,惹事,少不得给长儿几下巴掌!杨氏骂,长儿哭,闹得不亦乐乎!此时杨氏的丈夫丘乙大正从窑上回来,听得孙大娘叫骂,侧耳多时,句句听得真。孙大娘也已回到自己的家门口,但还继续对着杨氏的门,遥遥的破口大骂。丘乙大回到家中,见长儿啼哭,问起原因,倒是自家惹起的是非。丘乙大一声不哼,闷坐喝酒,男人不能听到女人“偷汉”的话(尤其是古代的男人),远远地听得孙氏的骂声不绝 ,直至黄昏后才住 口 。到了深更半夜,丘乙大就逼问杨氏到底有没有“偷汉”,杨氏说:“没有这回事!”丘乙大说:“真的没有?你为什么当时对孙氏一言不回?若真的没有,你今天夜里就吊死在她家门口,方表示你的清白,也脱了我的丑名,明天我可以告她孙氏!”  杨氏不肯去,泪流满面,丘乙大,此时 酒精熏头,打了杨氏几个巴掌,把杨氏硬推到门外,关上门,不让杨氏进门,   长儿要开门放妈妈回家,反被丘乙大打了一顿,哭着、哭着、昏昏迷迷的睡着了。只留下杨氏一人在门外,悲苦凄凉,此时也只想一死了之,去找刘三旺(孙氏的丈夫)家,在他家门口上吊自杀!失魂丧智,跑错了门,见门面与刘家相似,搭麻索在檐下,上吊而死!正是:“地下新添恶死鬼,人间不见画花人!”悲哉!悲哉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糊涂汉怕事移尸    聪明人借尸生计

       却说,杨氏自杀,看错门的这一家 ,是个打铁的匠人,叫白铁。每晚四更出门打铁,一开门,就见到一个人,挂在自家的门檐上  ,早已死去,想不管,但一思念,如果天一亮,被官府知道,又要引来一场官司。铁匠本来力大,卸下杨氏,背出正街,走了一段路,心慌意乱,随便向一家门前扔下尸体,头也不敢回,铁也不敢打了,复上床去睡卧,浑身发颤。一大早,丘乙大就到孙氏门前看,没有杨氏的尸体,认为是刘三旺藏起来了,回去唤起了儿子,说:“你妈被刘家逼死了,我们一起去刘家为你妈讨命!”丘乙大和长儿在孙氏门前又哭又闹,引来了左邻右舍,这孙氏因为平时泼辣,大家都不喜欢她,昨天又见她又蹦又跳的骂杨氏,到官府作证时,众人隐隐地将人命射到孙氏身上,浮梁县的王大尹见众人异口同声,也错认为是刘三旺将尸体藏在家中希图脱罪,派公差到刘家挖地三尺,也没有找到杨氏的尸体,难以定罪,先将孙氏押在大牢,公差押刘三旺在外寻杨氏下落,孙氏如果当初“难得糊涂”一点,也不会惹到如此祸事!话分两头,杨氏的尸体到底到哪里去了呢?铁匠四更将杨氏的尸体,慌慌张张地丢在了一家卖酒的门口,酒店的主人王公,六十多岁,还有一个老伴儿,夜里睡不着,四更就醒了,忽然听到扑通一声,就叫醒了店小二,一看是个女尸,吓了一跳,王公的第一想法和铁匠一样,就是赶紧将尸体搬离自己家门口,以免惹麻烦。和店小二一起将尸体想扔到浮梁河里去,两人将尸体抬到浮梁河边,看到远远地有人打着灯笼过来了,两人怕人看到,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尸体朝河边一扔就奔,回家了,也是惊魂不定!打灯笼的是何人?乃是本镇的一个“聪明”人,大户朱常,为人奸诡百出,变诈多端,因与隔县的一个姓赵的大户争田地,一大早,要到有争议的田地里抢割稻,带了十几个人打着灯笼,正准备下船,打灯笼的人看到一具女尸,连忙报告朱大户。朱大户见了尸体不但不怕,立即想出了一个聪明的计策,附耳与他的家人,狗腿子——卜才一一说知,卜才说:“老爷果然妙计!”,于是把女尸搬上了船,藏在舱内准备依计行事。然后开船出发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两相斗依计诬陷   强中强杀人嫁祸

       且说那赵大户———赵完,也是一个“聪明”人,而且是个强横之徒,听家丁报告,,有一伙男女,几十人来抢稻子,知道就是朱大户这一帮人,也带了一帮人出发打架,到了田边,大喝一声:“偷稻贼哪里走,你们吃了豹子胆!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伙计们给我打!”赵大户的人马一拥而上,其中一个身强力壮的打手,叫田牛儿,更是一马当先,直冲在前。奇怪的是,朱大户的人马,只是稍作抵抗,就向船上逃,赵大户不知是计,指挥人马追到船上,与朱家的人打成一团,此时朱大户暗示卜才,将女尸窜下水,小小的船,被打红了眼的人,三颠两颠很快就沉了,此时卜才和男女家人一起大叫:“赵家打死人啦!赵家打死人啦!”,吓得赵家的伙计连忙撤兵!个个都怕命案迁到自己身上!朱大户派人抬着女尸,得意洋洋的向赵家进发,想以此要挟赵大户就范,私了,将田产让给他。哪知:强中自有强中手,铜盆撞了铁扫把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赵大户听到家人报告,打死了人,开始也有点心慌,忙与儿子赵寿商量,赵寿更是一个“聪明”奸恶之人,忽然灵机一动,生下一个毒计!附耳告知父亲,赵完听后大喜,立即实施。原来赵完有个表兄叫丁文,无儿无女,又得了懒黄病,只能吃不能做。赵家父子早就嫌恶他了!赵完先将所有人杂,打发出去,然后差心腹--义孙赵一郎,去叫丁文到大厅来议事。丁文不知何事,走过来就问:“兄弟找我何事?”,赵完也不答话,拿起棒槌照丁文太阳穴就是一下,怕他不死,儿子赵寿又补了一下,丁文脑浆迸裂,立即身亡。赵氏父子杀人,原以为没有人看见,偏是打手田牛儿的母亲,就住在赵完宅后,听说打死人了,就怕是儿子田牛儿打的,心中一急,从后面出来正撞上赵寿行凶,吓得站立不住,口念“阿弥陀佛!”赵完把眼睛向儿子一颠,赵寿立即会意,手提棒槌,照田婆头顶猛击,田婆脑浆迸裂,赵寿还怕田婆不死,又向肋骨上踩了三四脚,田婆一命呜呼!只因一文钱起因,又丧了两条人命!赵完的义孙赵一郎,听命去唤丁老儿时,不知道赵完要杀人,而且连杀两人,就怕这第三棒槌,落到自己头上,想逃,两腿打晃,吓得不能走路了,猛听得赵完一声大叫:“一郎快来帮一帮!等事情平息下来,分你一半家产!”,一郎的心才放下了,帮忙将两具尸体放在遮堂(古代大门后的一堵墙),将墙掏空,大门也不关,只等朱大户上钩,朱大户一帮人,抬着女尸气势汹汹,棍棒乱捣,捣倒了遮堂,“哄通”一声,传遍整个大院,赵完、赵寿、赵一郎一起大声叫道:“打死人了,大家快来啊!”,田牛儿首先跑过来了,赵完见到田牛儿,连忙对田牛儿说:“你妈妈和丁老儿站在遮堂下,被这一伙人推到遮堂打死了!”朱大户开始以为假的,抽身一望,果然是两具尸体,吓得就想夺门逃跑,赵完早有布置,一个也跑不了,一个个都被捆起来,送官究办!朱大户真是:“聪明难,糊涂更难。”了!赵完将朱大户一伙人捆起来送到婺源县,婺源县的大尹姓侯,这侯大尹立即将三个死者的亲属,赵完(丁文的表弟),田牛儿(田婆的儿子),朱大户的心腹走狗卜才(朱大户当初定的计,由他冒充美女画家杨氏的丈夫),以及朱大户扣押待审。婺源县古时候属安徽,浮梁县(景德镇属浮梁县)属江西,一河之隔,又是县界、又是省界。朱大户“聪明”就在这里,美女画家的尸体在浮梁县无人认识,卜才就成了美女画家杨氏的“丈夫”,也就是苦主了!如果计谋成功,朱大户就全面掌控局面了!可是,强中自有强中手,到官后不知结局如何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案中案大尹判案    冤中冤恶人遭报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婺源县侯大尹,是个聪明官。立即将三具尸体调到,亲自到场派仵作(相当于今天的法医)验尸,并亲自监督,防止仵作弄虚作假,经验尸后,朱大户倒了霉,赵大户家的两个尸体,是被打死的,有外伤,头破血流,人赃俱在,是朱大户,到赵家闹事时所为,侯大尹此时已有了初步判定。朱大户一方的女尸是绳子缢死的,并不是,如朱大户和卜才所说的那样,是被打落水淹死的。聪明的大尹分头提审朱大户和卜才,当然少不了,一顿板子和刑罚,逼得朱大户和卜才,如实交待了借尸诬诈的事实。此时的侯大尹,不但确认,赵大户家的两具尸体,是朱大户一伙人打死的,连美女画家杨氏,也认为是朱大户派卜才勒死的!朱大户和卜才说不出,美女画家杨氏的来历,只说是在浮梁河边捡到的。大尹怎肯相信,一顿板子,打得两人皮开肉绽,屈打成招,“聪明人”方反被“聪明”误,被判处斩,秋后处决!又行文关会浮梁县,查究妇人尸体来历。赵大户赢了官司,高高兴兴回家和爱妾爱大儿欢娱,哪知这个爱大儿,早与他的义孙赵一郎有一手,想和赵一郎私奔,赵一郎只因手头无钱,一时没有实行,今见官司打赢,就向赵大户提出兑现承诺:“分一半家产,自己出去另立门户。”赵大户当时杀人时,是情急中浑说的,不想赵一郎居然当真,要是不给,他去报官,自己的性命不保。赵大户先用了缓兵之计,稳住赵一郎,与儿子赵寿一商量,一不做,二不休,只有结果赵一郎的性命才行!哪知这个消息被赵老儿的爱妾爱大儿探知,爱大儿连忙报知情郎赵一郎,赵一郎立即找到田牛儿,把丁文和田婆如何被杀的真像,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田牛儿,两人直奔浮梁县衙,鸣冤叫屈,还是那个侯大尹,升堂审案,赵一郎竹筒倒豆子,把赵家如何杀人栽祸,又要杀自己灭口,一一报呈。大尹问:“你怎知道赵大户要杀你的?”赵一郎说:“是赵完的偏房,爱大儿告诉我的。”大尹说:“你与她有奸吗?”赵一郎脸色俱变,还想抵赖。大尹说:“事以显然,不必强辩!”并差公人,押着赵一郎和田牛儿,去拿赵氏父子及爱大儿归案。赵完父子被斩。赵一郎、爱大儿因通奸,告主人,也被斩(古时仆人与主人的女人通奸和告发主人是大罪),田牛儿无罪释放。只因太聪明,又断送四条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结局:惨中惨多人丧命   难上难糊涂更难

        话分两头,安徽婺源县侯大尹行文江西浮梁县(景德镇古时属浮梁县,现今江西,有没有浮梁县我没有考证)王大尹,查究妇人尸体的来历。话说,景德镇卖酒的王公家的小二,因帮主人撇了尸体,总想报酬,有一次公开对王公说:“我帮你撇了尸体,你也该给点我赏钱,不然通到官府,你有口说不清,还要花不少冤枉钱!”哪知,王公是个一文不拔的吝惜鬼,王公说:“你到官府去告我吧!我不怕,你吃我的饭!用我的钱!还想来诬诈我的钱!滚!滚!滚!”顺手将小二一推,小二没有防备,跌了一跤,头皮跌破了,流出血来!小二急了,顺手拿了地上一块碎砖,朝王公太阳穴上一击,王公倒地当场死亡。王婆喊邻里抓住小二送官。浮梁县王大尹升堂审理,得知小二帮助移尸,且丘乙大妻子美女画家杨氏的尸体,至今没有下落,婺源县大尹已将杨氏的尸体发往浮梁县查尸源,王大尹着令丘乙大去验看尸体,丘乙大一看,正是自己妻子杨氏的尸体,立即嚎啕大哭,向王大尹报告,的的确确是自己的老婆,是被刘大旺、孙氏登门打骂受辱不过,以致缢死。(这也不必!当初“难得糊涂”一点,老婆也死不了!)邻里也为丘乙大作证,大尹又给了孙氏一顿板子,孙氏在狱中已经得了重病,再经这一顿板子,当堂毙命。只因一文钱又送了一条命!正是:“地狱又添长舌鬼,相骂今无绰板声。”丘乙大、刘三旺释放回家,老婆都死了!店小二被判死刑!朱大户和卜才杀人的冤枉洗脱了,但挟尸诬诈的罪名,脱不了干系。加上在狱中受刑,得了重病,未等到出狱,就死在狱中了!那首先移尸的铁匠,那夜受了惊吓,又着了凉,回家后就一病不起,十余天后,一病而亡。因为一文钱先后死了:美女画家杨氏、恶婆娘孙氏、无辜者王公、铁匠、丁老儿、田婆、贪小利的店小二、聪明人朱大户、卜才、恶徒赵氏父子、贪色贪财的赵一郎、爱大儿,除赵氏父子两个恶人该死,其他有些人虽有罪,但不该死。这真是:一文钱丧十三命,“聪明难糊涂更难”。

一分钱丧十三条命  聪明难糊涂更难(原创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8)| 评论(3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