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淮散人

相逢何必曾相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一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  

2013-07-28 09:40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贫寒之士生神童          财主之家出天仙

       还是省斋主人的《春灯影》描写的故事,鄙人现改编一下,做到通俗易懂,教育当今世人,尤其是教育那些有财产、有学问、有相貌、无道德的年轻人(不分男女),哪怕只有芝麻大的作用,我就心满意足了!哈哈哈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     话说明朝成化年间,江南苏州府,有一世家,世代为官,到金桂,字彦庵时,因父得罪权奸,被贬还乡,父死,家境不好,十六岁娶妻黄氏,贤淑。金桂苦读,十七岁就中了解元,并生下一子,夫妻爱如珍宝,取名金玉,字云程。赋性聪明,一览百悟。六七岁即有神童之号,现今已有十岁。且说苏州阊门外,有一土富,姓林名旺,字攀贵,人都唤他林员外,做人最是势利。生有一女名爱珠,年方十岁,有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。琴棋书画,件件皆精,歌赋诗词,般般都晓。只是有些轻浮,有怪脾气,对人有些刻薄少仁慈。父母因为她有才有貌,爱如珍宝。因此必须要找一个富贵双全,才貌具备的人,才将女儿许配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乱攀贵巧结解元          见神童心有灵犀

        所以林员外到处趋炎附势,结交官宦,意欲于官宦人家选一个十全的女婿。古代门户观点特别严重,官宦人家绝对不会与平民家结亲,哪怕你家,家财万贯,你还是一个土财主,官宦人家根本看不起林员外。一天,林员外在外走动,访得苏州府府学学师(相当于现在的苏州市教育局局长,权力还更大一点)进士出身,今日上任,连忙换了衣服,赶到城外迎接。原来这位学师姓金,名素绶字诚斋,与金彦庵是乡榜同年,又是同宗,当下就结为兄弟。后金彦庵父母去世在家守孝六年,这位金素绶进京考试中了进士,被朝廷任命为苏州府学师。第二天,金学师先看彦庵,然后来看林旺。林旺有心要交结金学师,又想到彦庵是金学师的同年兄弟,是个少年举人,才二十七八岁,虽然现今家境不是太富裕,但也是个旧官宦人家,凭彦庵的才学,考个进士如同拾芥,将来在乡中也一定会是一个发达的乡宦,林旺也想巴结!此时林旺花园中正值牡丹盛开,以此为由头,发帖请金学师素绶来园赏花吃酒,也发帖请金彦庵作陪。金学师素绶、林员外、金彦庵三人在林家花园赏花吃酒半天。来而无往非礼也,金彦庵毕竟是旧官宦人家出身,发帖于十五日请金学师素绶,随也发帖请林旺相陪,作为还礼。至期二人俱到,先吃茶,吃茶之余,学师问彦庵:“贵子今年几岁了?”彦庵答道:“十岁了。”学师说:“听说贤侄六岁就有神童之誉,现在学问肯定是更好了,何不请出来一见。”彦庵说:“理应叫他出来拜见,只是小子无知,唯恐失礼,获罪尊长。”学师说:“说哪里话,自家兄弟,不必见外。”彦庵叫小厮,唤出儿子先拜了伯伯,然后叫他拜员外。员外一见金云程,生得眉清目秀,美如冠玉,先已十分爱慕,又见他十岁的孩子,见了客人彬彬有礼。与客人见礼毕,就在父亲彦庵旁坐下,学师问他些经史文字,他便立起身来,对答如流。到吃酒的时候,又随父亲到席敬酒有礼。古代文士吃酒,喜欢行酒令,学师有意要试试云程的学问,故意说些疑难的字面,请大家接,林旺一句也说不出来,十岁的云程反而句句都说得对。喜得学士大赞道:“奇才奇才,将来功名必在吾辈之上。神童之名果然名不虚传!”林旺见云程举动言语,应对如流,先已称奇!又见学师如此叹赏,方知云程实实在在是才貌双全了!(林旺此兄略缺点文化,听金学师素绶一点评,知道云程也有才了,先前貌已瞧见了!)心中有了小算盘:金云程的父亲金彦庵又是个解元,将来必中进士,云程的文才又好,将来考个进士没问题,年纪和我女儿一样大,把女儿许配与他,我不就等于找了一个做官的乘龙快婿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排众议力主结亲       请媒人学师月老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

         林员外当面又不好说,吃完酒回家对妻子张氏说:“金解元之子,才貌十全,将来功名必然远大。年纪与我女儿一样大,如果结了亲,真一快婿也!要及早央人去说合,不可错过。现在看来只有金学师是他的好兄弟,必须央他去金家说婚,方能成功!”张氏说:“我家女儿有才有貌,难道还怕找不到一个好女婿吗?金家虽是个世家,但家中很穷,金彦庵中解元后,他父母双亡,没能参加科考,命也不好。儿子就是再好,也才十岁,也不知长大如何?以我之见,不如等金彦庵考上进士,再提亲不迟,免得后悔莫及。”林旺说:“老婆差矣,待金彦庵中了进士。又有云程这样的好儿子,那他金家就要和官宦人家结亲了,还肯要我们家女儿吗?”张氏见丈夫说得热闹,就说:“员外既然看中,那就由你做主吧!我只要你给我找一个做官的女婿,如若将来没出息,我女儿是不会嫁给他的!”林旺说:“请你放一万个心,这样的女婿不做官,世上就没有做官的了,哈哈哈!”于是次日,特到学中拜望学师,求他到金解元家,与女儿为媒。学师口中虽应,心想:“我侄儿如此才貌,一定要找个才貌相配的女子为妻,不知林老的女儿如何?需要细细访访!”谁知林爱珠,才女美女之名全县无人不知。只因林旺是个臭财主,乡宦人家不肯与他结亲,平常人家林旺又看不起。所以林小姐尚待字闺中。学师访清楚了实情,就往金彦庵家竭力说合这门亲事。金家也闻之此女才貌,随即满口应允。学师面复了林家,林旺即将女儿的八字送去,金家选了一个黄道吉日,将将就就备了一份礼替儿子纳了聘。林家又回了一份厚厚的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金解元高中进士        林亲翁阖府荣耀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

       儿子定亲以后,彦庵就上京赶考了。林家知道了,又备礼送行不提。果然如林旺所预料的那样,彦庵到京考试,文章得意,中了进士,并被选任陕西蒲城县知县。到家探望亲友,上坟祭祖,又到林亲翁家辞行。林员外先备礼祝贺,又请客饯行,借此光耀门庭,炫耀乡里。又在老婆面前夸口:“我的眼力怎么样?女婿现在就是县太爷的公子了,又是一个神童,还愁将来不显贵吗?”老婆张氏和女儿爱珠听了林旺的话,也高兴非常!不数日彦庵夫妇带着儿子和一些家人上任去了。话分两头,爱珠小姐才貌虽好,但有些任情骄纵,常对下人丫鬟责骂,父母的话也不太听,自从与金家定亲后,自觉将来必定是官太太,嫌现在的丫鬟粗蠢,要父母替她重买一个能焚香、煮茗,略识一点字,相貌马马虎虎的丫鬟,跟随她,妈妈一口答应。忙叫来一个有名的王媒婆,将小姐的要求告知,对王媒婆说:“不论价钱多少,只要是好的领来就行!”王媒婆连连答应,出去四下寻访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石道全官船诊病        刁氏妾狠心下药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

       话分两头,同在苏州城,胥门外,有一平民名医,姓石名道全,祖上原是官宦人家,医道样样俱全,穷人有病,不请自去,不但不要医疗费,有时还要贴穷人的药费,富人家他不愿去,虽去,富人还要请几个时下出名所谓名医参酌石医生的药方,好医方也说成不好,富人给他诊费,他也不推辞,不给他也不索要,所以虽是名医,家中穷苦不堪。夫人周氏,也是旧家子女,家有一女儿,名唤无瑕,待父母极孝。已经十二岁了,不是绝色佳人,只有七八分姿色,也识得几个字,懂礼识体,走出去居然像一个大家闺秀,父母也深爱她。也该石道全倒霉,忽有一过往官员,姓利名图,号怀宝。拿钱捐的官,做过几任州县官,既贪婪,又残酷,贪来的银钱,交结上司,现在又升任杭州同知了,带了家眷上任,。夫人常氏,不能生养,娶妾刁氏,利图十分宠爱,生子年已十二,取名爱郎,生得清秀轻佻。这个儿子爱郎,为利图、刁氏最所宠爱,一同上任。船到胥门,夫人常氏突然生病,去请医生,哪知上岸就是石道全的家,请了道全下船,道全替夫人一把脉,说道:“夫人此病是气的,不要紧,吃两期药就好了。”随即写下方子,利图送了谢仪,石道全别去。利图照方抓药,一面开船,一面叫丫鬟煎药给夫人服用,哪知利图的宠妾刁氏起了毒心,将巴豆粉,掺入药中,心想给夫人吃了,不死也要把她泻倒,叫她不能起床,哪能教她的病轻易就这么好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贤夫人中毒遭害          恶同知问罪名医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

       夫人那里知道?药吃下去一个小时,巴豆发作,霎时泻个不息,至天明足足泻了数十次,夫人本身体虚,泻到天明昏过去了。吓得丫鬟连连叫唤,刁氏也假装惊慌,鹅声鸭气喊叫,捧住夫人的头,趁人不备,在夫人喉咙上一卡,夫人眼睛一睁,随即气绝。利图溺爱不明,听刁氏挑事,认定吃了石道全的药,夫人才会死的!教小厮们回苏州去砸石道全的家,并拿杭州同知的名片,请苏州地方县官拿石道全问罪,要他偿命!利图的恶仆返回苏州,将石医师的家打砸得一塌糊涂,随后拿着利图的名片,找到当地的县官,县官不问青红皂白,就将石医师抓进监狱,审了一场,石医师说:“县太爷明鉴,我与利夫人无冤无仇,医生的医德以救人为本,哪能害人?况我只开药方,又不抓药,现药方在利图老爷处,请调来一看,其中是否有泻药,一看便知。利老爷告人命,告人命理应验尸,死于何因一验便明!”县官此时心知肚明,利老爷夫人的死与石医师毫无关系,其中另有隐情。但这个县官是个贪官,为了钱,他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!他吓唬石医师说:“杀死、打死、毒死的,验尸可以验出,你庸医开药方,用错了药,至诰命夫人丧身,难道诰命夫人用假死来讹诈你吗?我老爷心软,也不打你的板子,或可以把这命案挽回,从宽处理,就看你的造化了(暗示要银子),暂时关押,过一段时间再审。”

       反过来又对利府家人说:“你回去禀告你家老爷,夫人虽服药身死,据医生说:他又不曾发药,方子在你老爷处,是你老爷自己抓的药。医生要求验尸才肯认罪,你家老爷是否肯将夫人的尸体送来苏州验尸?人命关天,不可草草。你老爷若必要问他个死罪,也是易事。且候你老爷主意如何?我替他办便了!”这个县官蛇蝎心肠,实际就是想拿石医生的性命向利同知换钱!哪知石医生命大,利图的家人回杭州向老爷禀明了苏州方面县太爷的意思,利同知是行里人,知道县太爷要钱就可以将石道全置于死地,回想医生与我无冤无仇,他方子里又无泻药,也不过是庸医杀人,这也是我夫人命当如此,加上真正的杀人凶手---利老爷的小老婆刁氏心虚,也百般劝解利老爷,利老爷也就在杭州任上安稳做起他的官来,不去追究石道全的事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贪县官要钱买命        孝德女卖身救父

        县太爷接了这桩人命大案,以为生意上门,要捞得一大笔银子,哪知利家中途勒马,眼见要从利家拿银子是不可能了,只有请石道全家放血了!这个贪官教差人到狱中吓石道全説:“你这个案子全在我们县太爷手里,你不要睡在鼓里,说大你要抵命,说小就没事。你赶快拿钱来打点吧。否则县太爷一审,判你个杀人抵命,上报上去你就完了!”石道全哭着说:“大哥你是知道的,我家本来贫穷,又被利家打砸一空,哪来钱料理?杀我也没有办法,实出无奈!”差人说:“不要把话说死,等你家人来看你时,你再与她们商量商量,到时我来讨你们的回音,再向县太爷回报吧!唉!”道全说:“多谢大哥!说我杀人万分是假的,我又没钱孝敬县太爷,那只有听天由命了!”自从石医师被官府带走以后,石医师的老妻周氏和独生女儿石无暇,天天在监狱门前要求进监狱看望亲人,可是进监狱探亲人也要贿赂看监的牢头,母女俩哪有钱奉送,只得在门前哭泣,牢头也动了恻隐之心,就放母女俩进牢探亲。道全一见母女俩,便大哭:“我的性命是必然难保了,留下你们母女俩,如何过日子?贪官要银子,我没有,贪官一定会严刑拷打,至我屈打成招,定成死罪方休!”母女俩一听也嚎啕大哭,哭了好大一会儿,毕竟女儿有些主见,安慰父母,事已至此,只有回家再想办法救父吧!夫妻父女痛哭而别。回到家中,石无瑕对母亲说:“孩儿有一计可以救得父亲!”母亲周氏急忙问:“孩儿有何计可以救得父亲?快快说来!”无瑕说:“孩儿的身体原是父母养的,现在别无他计,不如赶快将女儿卖去,可救父亲!”周氏哭着说:“断断不可。虽然救了你父亲,何忍见女儿去当婢女,挨打受骂,主人如不正经,还要对你性侵犯,倘如不从,就要苦苦折磨。我将你宝贝般养大,岂忍你如此?”无暇女答道:“父母像宝贝一样把我养这么大,现在父母有难,不能相救,养我何用?你不见《双官诰》里的碧莲,受了皇上的两重封诰,那不也是丫鬟吗?”周氏说:“那是戏里演的,你哪能当真啊?你要想我将你卖给别人当丫鬟,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!”无瑕说:“母亲不忍心将孩儿卖身,孩儿我又何忍心看着父亲在狱中受罪呢?不如寻个自尽,以报父母养育之恩!”说完一头就向墙上乱撞,吓得周氏急忙拉住,一边拉一边哭。正在难分难解之际,正好王媒婆从门前经过,都是街坊,听到哭闹,走进一看,只见无暇要寻死,王媒婆说:“这么小的年纪为什么要寻死?”周氏将石道全去利图船上看病,如何受冤枉,县太爷如何索银子,有钱则生,无钱则死,痴女儿救父心切,定要卖身。念祖上也是个官宦人家,怎么舍得将女儿卖到人家去,女儿见我不允,定要寻死等情,一五一十的告知王媒婆。王媒婆听了周氏的话,就将无暇从头到脚看了又看,对周氏说:“无瑕是个极孝的女儿,我劝大娘先救大官人性命要紧,难得无暇有如此孝思。虽说卖到人家下贱,有好人家,有些做丫鬟的也蛮快活的,命好的有的也做了夫人、太太。况无瑕有如此孝心,皇天绝不会辜负她。救出石医师,他是行医的,只要有几个月的好运,就好赎回无瑕了,无瑕回来后,为她找一个好人家,你们又是幸福的一大家子了!”周氏听到王媒婆所说,觉得还有点道理。就对王婆说:“就是想卖女儿,急急忙忙也找不到一个好人家。”王婆说:“现有一家大财主的小姐林爱珠,小姐温文尔雅,许给金进士家公子,金进士做了县太爷,金家也是知书达理的官宦人家,到这样的人家不会吃苦,去了以后,只做小姐的贴身丫鬟,不做杂事!”周氏还是有点不忍心卖女儿,无瑕说:“不要说这个人家好,就是不好,只要救得父亲,死也甘心!”王婆又再三相劝,周氏也就同意了。为了救当家人也只有这样办了。一乘小轿将无瑕抬到林家,小姐林爱珠看到无瑕非常满意。林员外和夫人一贯是听小姐的,小姐喜欢就行,林员外给了无瑕二十两银子,立下卖身文书。有了钱,县太爷也就放了石道全。只因孝女卖身,石家暂时渡过了一场大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遇江盗金家遭害          逢和尚公子化险

       话说,金彦庵带了家眷一同上任,走的是水路,一日船到江心,一只小船飞箭一般的靠上,有十数人手拿刀斧跃上船来,家人俞德看得势头不好,抢了一块仓板,抱着公子跳下江去,金彦庵和夫人疑惨遭强人杀害。俞德和公子金玉,抓住木板随风浪飘到江边,总算保住了性命,金玉一惊、一冻,生起病来,俞德沿路乞讨,供两人勉强充饥,一日行到一个破庙前,金玉身体有病实在支撑不住,倒地呻吟,破庙里住了两个和尚,连忙出来将金玉搀扶入庙,俞得将所遇灾难说与和尚听,当家和尚叫无虚,徒弟叫拂尘,都是慈善之人,对俞德说:“你们遇到如此大难,金公子又重病缠身,不如你们暂住小庙,待公子病愈再行,我们每日化缘,粗茶淡饭是供得起的,阿弥陀佛!”金玉此时已不能起身,神志也不太清楚了,俞德千谢万谢,就住下了,和尚每天供饭,有多余的钱就请医给金玉看病。金玉在庙中病了三年,方得痊愈。饮食稍进,就要起行回苏州,临别金玉说:“在此拖累师傅们,吵闹圣像,如若小生有发达的一天,定当重修庙宇,再塑金身。如果不得发迹,我说的话就不能兑现了!”两位和尚师傅只是双手合十,念了一声:“阿弥陀佛善哉善哉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穷乞讨癞子还乡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学师仗义留医

        俞德和金玉辞别师父一路乞食回苏州,真是祸不单行,在回家的路上,由于风寒、饥饿、不卫生,金玉身上、脸上长满了癞疮,人不人鬼不鬼的。金玉哭着说:“我命运如此颠倒!现在癞到这种程度,不要说没有出头之日,也没有面目见人啊!倒不如死了干净!”忠诚的义仆俞德对他说:“公子你得病三年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至于身上癞疮,不过皮毛之病,更可以治愈,不必忧心!”金公子听了俞德的话,振作起来了,继续行路,走了两个月来到苏州。金家本来贫寒,家无田产,金彦庵上任时又将房屋典当给了人家,开了当铺。现在是无家可归,俞德欲再求乞,都是乡里乡亲的,个个认识,只怕失了公子面子,想到老爷生前最好的朋友也只有金学师了,公子的亲事也是金学师做的媒,现在只有找他帮忙,别无他法。但不知金学师调任与否不得而知。于是和公子一起来到学府门前一问,金学师还在此任职。金学师是个安份人,不愿钻谋升转。到任五年,在任上也过得去,只是时时想念金彦庵:“金彦庵上任已将近四年,我与他如此交好,也不来一封书信,四年了,也不知升转到何处了?他儿子亲事,是我做的媒,算起来今年也该十六岁了。也该迎娶林家小姐了,林员外处也时常到我这儿问信,林员外想带一个信到陕西,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,也难怪金彦庵无信到苏州。”正在想念,门房来报:“到陕西去的金老爷家管家俞德在门外求见!”金学师一听大喜过望,说:“来得正好,我正在想念,快唤进来,我有话要问!”俞德一见金学师就跪下磕头,学师立即止住,说:“起来起来,你老爷一家都好吗?”俞德又跪下大哭道:“不要说了,说起来伤心!”学师大惊道:“这是为什么?快快说与我听!”俞德边哭边说,把所有经历全告诉了金学师。吓得金学师大惊失色,说:“我说你老爷一去近四载,毫无音讯,原来遭此大难,公子现在何处?”俞德说:“现在外面。”学师说:“快快有请!”俞德和公子一起进来了,学师将公子一看,只看见公子满头满脸癞得不像样,不像当年美貌,简直就不像个人形。衣衫褴褛,头上方巾无角,脚下鞋袜无根。公子走上前去叫了一声:“伯伯在上,待侄儿拜见!”学师见此光景,非常伤感。安慰金玉说:“你家虽遭此大难,所幸侄儿拾得性命,所生癞疮,可以治愈,我和你父亲如同胞兄弟,绝不会让你流离失所,你岳父家很有钱,你的老丈人最爱你的未婚妻,他又没有儿子,你就招赘他家,吃住不愁,好好治病攻读,必能成就功名!我过一段时间就去与你老丈人谈这件事,你在我这里安心住下,待招赘之日再走。”随即叫家人取来新衣新帽,让金玉沐浴更衣,并请医生给金玉治癞疮,连请几个医生,开始说治得好,金玉吃药也高兴,到后来不见功效,医生也不敢来看病了,一则金玉病情较重,二则皆是碌碌庸医。就说病患得深,实难医治,弄得学师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荣变耻小姐拒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难赖婚员外自尽

      哪知金公子一回到苏州,彦庵遇盗,一门杀死,只留下了公子和俞德两人,一路讨饭到家,公子生了一身癞疮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,林员外听到了,林员外的夫人张氏,后来也渐渐地知道了,整天和老头子吵闹,说害了女儿,想赖婚。老头子只是不听,听烦了就出去散闷。一日,老太婆刚和他吵闹,林员外想出去躲躲,家人来报,金学师前来拜访。一听金学师来访,就已隐隐猜到是为金家的亲事而来,心中立即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,但又不敢怠慢金学师,急急将金学师迎进,双方行礼毕,分宾主坐下。林员外说:“不知老师降临,有失远迎,多多得罪!”学师说:“好说,小弟无事也不敢前来惊动。”随后金学师一五一十将金家遭难,直至金玉生了癞疮的事都全盘告知林员外,因金玉和令小姐俱已十六七岁了,正当婚嫁之时,且令女婿无家可归,住在敝衙,亦非长策,金玉现今无父母,亲翁又没有儿子,不如将金玉招赘到贵府,你老夫妻俩就是金玉的父母一般,你意下如何?员外一听一时拿不定主意,停了一会儿,说:“小女年纪尚幼,过几年再说好吗?”学师说:“当年你亲家金彦庵,十六岁结婚,十七岁就生了金玉,现你的女婿又是单传,还是早点成婚生子为妙!请不要再推托了。暂且告别,找个日子我再来听消息!”员外说:“婚事的事我进去和家眷商量一下,改日答复。”金学师告辞回衙。送走金学师,林员外来到内宅,刚进夫人的房门就被张氏揪住胡须,骂道:“你这个老不死,当初不听我的话,现在好,要把一个穷癞子招赘到家里,我有才有貌的女儿绝不会嫁给那个癞蛤蟆!”原来金学师对林员外说的话,已有家人传到夫人耳里了。那边又惊动了才貌双全的林爱珠小姐,哭哭闹闹来到父母身边,对父亲说:“当初父亲你不识人,将女儿许给他,现在你就是把我千刀万剐,我也不嫁那个叫花子、癞子!宁可一死!”说着说着就用头向墙上撞,吓得夫人连忙抓住女儿说:“女儿不要这样,由我做主,不怕哪个来抢你走,包管将这个叫花子的亲事退了,重找一个大富大贵的丈夫,做个诰命夫人!”林爱珠小姐才止住哭。员外退到后房想:“看这样,老婆子和女儿是绝对不肯做这门亲事了,刚才金学师的口气,又急于要做亲。金学师是现任官员,媒是我请他做的,到时打起官司来我必然是输,亲事还是赖不掉,倒不如我寻一个自尽,听她们母女自做主吧!”随后将门关上,取下一根丝绦,挂在梁上自尽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巧定计李代桃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孝德女替嫁癞汉 

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(上部)(作者王载康www.zaikang) - www.zaikang - 江淮散人

 

       幸亏一个仆人送茶进来,看到员外上吊,一边救下员外,一边喊来夫人和小姐,员外已经昏迷不醒,直吓得夫人小姐魂飞魄散,有几个仆人懂得施救的方法,解开林员外脖子上的死结,用手轻轻按摩胸口,约有半个时辰,员外出了一口气,夫人忙用热汤灌下,方才醒过来。从此以后,张氏和爱珠小姐不敢再与员外吵闹,只是想赖婚,又怕金学师不依。

        夫人想出一计:“除非找一个女子冒名顶替女儿,嫁给癞子,癞子又没有见过小姐,这倒是一个万全之策!”随后与员外商量。员外说:“此计虽好,这样一个穷癞子,哪个女子肯顶替嫁他,就是一时顶替过去,见他奇形怪状,身上又臭又癞,家里又穷得叮当响,肯定又要反悔,说自己是假小姐,不肯和癞子成婚,癞子告到官府,我们的女儿非要判给癞子不可,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再说金学师知道了,也不会放过我们,他是一个现任官员啊!得罪不起!”员外、夫人、小姐商议选谁顶替为好,小姐此时灵机一动,说:“我身边的丫头无暇,相貌虽不算天仙,也不难看,打扮起来也像个大家闺秀,只才学平常,也识几个字,想那穷癞鬼有了这样的老婆,要高兴死了。我们再给无暇和他父母几两银子,封住他们的嘴,叫他们只说无暇是林爱珠,不准走漏消息!”张氏和员外听了也觉得是个好主意,但又怕无暇不允。就叫来无暇,对无瑕说:“无瑕,我有一件事和你商议,原来我家小姐是许配给金家公子的,这是你知道的,哪知金公子父母遇盗身亡,又害了一身癞疮,小姐爱干净,生了一个水痘也怕,听到公子生了癞疮死活不肯嫁给金公子。现在只有寻一个代嫁的过去。金公子(此时夫人不敢称金玉为癞子,因为想要无暇代小姐嫁金玉)从没有见过小姐的面,结婚后定然和和好好。但我们家中那些丫头,不是一双大脚,就是一头的黄头发,哪个能假冒得了小姐呢?只有你,原本祖上也是官宦人家,装扮起来冒充得了小姐。你如果肯去,我就把你当亲女儿一样看待,你看如何?”无瑕说:“夫人说哪里话,无瑕既卖与夫人家,无暇的生死全凭夫人做主,但别的事可以代,这是小姐的婚姻大事,当丫头的怎敢僭越?”夫人道:“这不是僭越,是小姐死活不肯嫁金公子,又不是你抢了她的婚姻。是不是你也嫌金公子家贫,又是个癞子,不肯嫁他?”无瑕说:“夫人说话差矣,金公子虽穷,其父也曾是个进士,虽是癞子,也是可以治好的,何况他是个勤学的秀才,倘有发达富贵的时候,那时说我抢了小姐的好姻缘,我怎么做人呢?”小姐说:“你如果肯代我去,以后他中到状元,情愿让你做状元夫人。他做到皇帝,你就是皇后娘娘,我绝无反悔!但是你代嫁过去看到他穷极、看到他癞得难看,也不可反悔,说你是代嫁的,那时就要害了我和我全家!”无瑕说:“小姐又过虑了。我方才说,要我代死,我也情愿代死。难道贫穷和疥癞还胜过死吗?!”员外、夫人、小姐高兴异常。夫人说:“不知你父母同意不同意?”无瑕说:“我父母已把我卖给员外家了,我就是员外和夫人的人了,他哪里做得了你们的主?”夫人说:“我怕你父母心里不同意,暗里出去说破了你代嫁的事,就不妥了!”无瑕说:“既然员外、夫人不放心,就叫我父母来,我当面与他们说清楚!”员外随即叫家人唤来石道全夫妇,让他们与无暇见面谈心。无瑕将要代小姐嫁金公子的事告知父母,石道全夫妇大吃一惊,说:“1.婚姻之事岂可代替?2.金公子一贫如洗,浑身癞疮,气味难闻,金学师一高迁,他连一个住所都没有,女儿你千万不能去!”无瑕又将刚才和员外、夫人、小姐说的一番话与父母说了,石道全夫妇是通情达理的人,既然女儿决心已定,也就由她了。但与员外夫人还是要咬口一番:“将来金公子倘有出息,小姐不要懊恼!”员外说:“我女儿说过了,你女儿将来做夫人、做皇后,绝不反悔,但你们也不可透露代嫁的事!”石道全说:“这个当然!”林员外一家高兴,招待道全夫妇吃了饭,打发回去。

       随后员外就去会见金学师,说:“招赘的事与林家与金家两下都不便。”金学师问:“为何不便?”林攀贵义正言辞地说:“金彦庵亲家翁虽然不在了,但金公子是独子,他是旧族子弟,断无招赘别人家之理!我不能乘人之危!把我女儿娶回家可以,招赘之事不能从命!”学师见林攀贵如此说,也就不能强求他了!金学师替金玉租了一间小屋,置办了一些生活用品,定了吉日迎娶,林攀贵假说妆奁不及,借此草草把无瑕代嫁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才貌女与孝德女的婚姻奇遇》第一部结束,请继续看下部,那将更精彩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7)| 评论(19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